Practical knowing of Praxeology

以下是發表於 14 10 月, 2020 的文章:

GAME:汙名化

「 Game is, or should be, for the everyman. 」 熟悉我的讀者可能會認為我是反對 GAME 的,因為會覺得所謂的 GAME 一詞很 PUA;若提到 PUA,就代表著衝短期——而我總是希望你能把眼光放遠。 但其實並不是這麼單純。 GAME ? 在深入討論之前,我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