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主宰的生活 – 續

失去主宰的生活 – 續

tiplada-mekvisan-Ll4woVD59t8-unsplash

... 「 做事重要的是努力取得進展,而不是讓事情完美。 」

上篇談到了一個男人自由度與其價值的關係、自由度的定義以及無法主宰自己生活的主因:受迫現實以及自我放逐;而其實換個角度來看,一個可控與不可控的光譜兩端便是這兩者的區分方式。當不可控因素佔據了你的生活你便屬於前者,反之、則屬於後者。兩邊的極端都會讓你失去對自己生活的主導權。

先從受迫現實因素開始談起


是的,你不如其他人

想走出現實限制的話,就結論來說、最首要也最重要的便是面對與承擔

坊間有許多心靈成長類的書籍在教你如何逃避痛苦、或者視外界的壓迫和傷害為身外之物;而我非常討厭這樣子的概念。你要記住:想要世間的人如何對待你,永遠得靠你自己去爭取。尊重是用贏來的,不是寄望別人的教育水準或用空泛的道德規範來強制他人。這就像是自由市場的概念一樣,計畫經濟永遠會壞了整體市場運作你無法規定說一隻雞必須賣多少錢。

這些讓你感到不適的、無論是物理上還是精神上,都是一種警訊。你不該一味地想忽略或告訴自己不用在意,相反,你應嘗試去了解造成那些的根源為何,找到方法解決,或者是讓自己更加堅強。而這過程初期往往會讓那些不適的情緒更加放大,讓你難過得難以繼續前行;但僅有如此,你才有辦法抵達更上層的地方(無論對自己還是他人來說)。

知足、寬恕、善良都是好事。但你若拿它們來當擋箭牌、逃避自己眼前所面對到的困難與窘境,那只會讓你的生活更加悲慘。

所以首先,請老實面對你那比別人可憐上百倍的環境。是,你得還債、你出生在一個沒辦法讓你無後顧之憂飛去海外拿一個鍍金學歷回來的家庭之中、你沒有綠卡可拿阿共打過來你也無處可跑、你是有個久病在床的家人需要你照顧、你家裡窮到需要你國中畢業就出門打零工賺錢 … 你手上握的是一組爛牌,你無法要求裁判重發,在你的籌碼(生命)花完前你就是無法離開這場遊戲。

你可以哀怨。但吐完苦水後,請面對這個事實,扛起這個責任—而這心態的轉變過程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你。

接下來你才可以真正用心去思考:該怎麼一步步取回自己生活的主導權。

 

稀缺價值:可控性

是的,你的時間很少;為了還債你所做的工作工時很長而給的薪水又少,已經沒有什麼時間可以讓你繼續充實自己。如果債務是主宰你生活的主因,那你就得思考該怎麼解決它。也許金額很大、根本就不是靠打零工可以解決、那繼續打零工也沒有幫助;你需要的是尋求法律幫助、或者脫離既有的家庭系統。也許你有個年邁的家人需要你無怨無悔的付出,那就得評估自己願不願意犧牲接下來的生命來換取對方短暫的祥和 … 

但老實說這些都是相當極端的例子。重點在於思考真正的問題為何、以及自己該如何調配所謂的「選擇與犧牲」。

畢竟,無論是多麼屎的情況,你都能夠在這世上找到類似的、挺過來的人,雖然是數量可能少到稱得上是特例,但同時也代表著你所面對的情況並沒有讓你顯得特別到哪裡去。無論如何,你總有辦法擠出時間、找的到東西做交換,一點一滴積沙成塔。

難點在於,當外界已經讓你夠苦的時候,你還得讓自己更苦。因為前者你無法控制,甚至可以說那是你與生俱來的罪孽;而後者是你唯一可以控制的事情。沒錯,你當然可以選擇用那僅剩的自由時間換取休息或享樂,但那無助於你取回生活的主導權,所以你只能選擇讓自己更苦:像是已經睡得夠少了、還得再縮短來積累只屬於你的事物:也許是增進英文能力,或者是經營副業。

而這樣的選擇會讓你懷疑自己的人生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得這麼苦?事實上你想一想就知道這根本沒有一個解釋,就像是對賭場的發牌員抱怨一樣,你只會被保全給抬出去。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想怎麼去打好自己手上這組爛牌:在這限制之下,能打出最好(或者將損失降到最低)的方式為何。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剩下的就乖乖閉嘴,交給運氣吧。

 

罷工的大腦

接著談談自我放逐這點吧。若要治療因自我放逐而失去主宰的人,坦白說就猶如讓身陷浪漫主義謊言世界中的人去接受紅藥丸真相一樣困難。不奢求改變或不曾遇過痛苦的人,就算硬吞下它也不會起任何作用的。畢竟你若仍沉溺於其中、享受著表面的糖衣,那縱使是萬靈丹也無法讓你走出來。

但你若已意識到自己願於改變但似乎方法不見效,那麼我歡迎你繼續走下去:

以目標導向而言,之所以讓你產生想要放逐自我的原因,就出在於你所設定的目標。當設定的目標過於不切實際 ( 比方說妄想只做著朝九晚五的工作即可成為億萬富翁 ) 那的確就算是神仙也會撒手不幹。雖然這聽起來相當可笑,但卻發生在大部分的人身上。比方說,初入職場的新鮮人,很容易會因為對其文化的不瞭解而天真地以為自己其實值得更好的工作。

這就像是一個賣菜的人,他心想自己手上這把菜應該可以賣到一斤 30 元,但實際上不是沒人要買、就是只就喊到了一斤 15 元的價格,他也許會接受、但更多的是不懂 … 倒底為什麼自己的菜只值 15 元?直到他在市場打滾久了,開始知道怎麼樣的菜能值 30 元 ( 也許是夠嫩、脆、鮮甜、賣像好等 ) 後才瞭解他應該要怎麼去批 / 種出更好的菜來和市場來個真正的競爭。

所以一個不切實際的目標並不單純只因為自己在設立時有了太過可笑的想法,更多是因為對那個目標所要達成的因素有著不切實際的想像。所以你需要不斷地修正並去蒐集資料、累積經驗才能夠知道對當下的你來說,怎麼樣的目標才是可行的;又或者說,該往哪些方向去投資、發展才能夠讓你有更好的價值與能力,並得以去使目標變得實際。如此一來,才不會出現因現實和理想的鴻溝之大,導致你放棄了自己對生活的主宰。


社會並不需要你去尋找目標

而同樣屬於自我放逐的另外一種情況是:你根本沒有目標;這可能才是最普遍大家會遇到的問題了。你應該能夠理解:一個普遍存在且難以被解決的問題背後意味著什麼—那就是其方法看起來簡單但難以持續和執行,因為其背後所要付出的代價肯定很高。

所謂沒有目標,就跟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一樣;這一直以來就是個大哉問。畢竟從小到大我們的家庭、學校甚至整個社會只教導我們要成為一個對大眾有所貢獻的人。這樣子的說法看似充滿道德且政治正確,就像要大家不要隨地亂丟垃圾一樣;但事實上,在他們的眼裡,其實只希望你找個工作然後乖乖埋頭苦幹。

我們都需要有人去便利商店站崗、去台積電裡顧設備,去餐廳裡端盤子這些事情其實根本沒有高低之分,因為總是要有人做,社會才有辦法運行;而差異就只在於薪水的多寡。所以對於一個社會體制來說,每個蘿蔔坑都需要被填滿 ( 但是是誰享受蘿蔔?),他們會建立一個獎勵制度 ( 成績好的人就可以去佔薪水比較高的坑 ) 來讓你乖乖地去玩這個遊戲。至於其他的、什麼適性適所那還是算了,畢竟這對維護社會運行根本沒有太大且立竿見影的幫助;只要偶爾做做樣子、選舉的時候拿來當作宣傳的口號就好。

以至於我們從小到大都會對找尋自己目標這個概念感到十分陌生,甚至會被身邊的人所唾棄—即使是你最親的家人

 

探索:只為了自己

要找到自己的目標,其實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探索

你必須大量嘗試、接觸各種不一樣的事物,並且每個事物都得做上好一段時間,你才會知道你是否對其有正確的認識。所以,這是一件非常高成本的事情,畢竟在嘗試的過程中你很難從中獲得什麼金錢報酬(畢竟社會並不鼓勵你做),而有些事情甚至你想接觸還得付出一定程度的金額,再者,你的時間有限,你不可能砸下大量的時間去只做探索這件事情而沒有任何收穫。而且這也不像經營一家企業一樣,能夠有什麼明確的報表記載著收支損益比,投入的經費也不會和研究產出有呈現什麼正比關係。

尋找自己的目標,或者說地冠冕堂皇一點,找到自己有使命感的事物是一件近乎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但是,它值得你去做不過是有限度地去做,畢竟你有你的生活要顧、你的基本需求要滿足。而這過程中也存在著運氣因素,因為在成長過程中所累積到的經驗也會成為你決定未來目標的參考,或許是憑著一股衝動參加了一個社團,又或者是出門玩時被映入眼簾中的事物所啟發了什麼。

你得去探索、去嘗試,然後謹慎地去思考:這事情對自己來說的意義是什麼,而你又想透過它來達成什麼。

所以,無論你現在處於什麼年紀,也只能認了。如果你年輕,或者甚至還在念書,那著實會比那些年紀比你大的人有著更多的優勢 ,但若不是,也別糾結了;就如我先前所說,把精力都放在那些自己可控制的吧。


但如果你真的沒有什麼想法,又沒什麼時間成本去嘗試該怎麼辦呢?我會告訴你這不是理由,因為縱使如此,你也得硬著頭皮去找、去做。不過,我還是可以給你一個參考方向,那就是以金錢 / 收入為目的。聽起來很銅臭味,但不得不說在現今社會金錢還是一個很不錯的評斷標準:當你所做的事情所能夠提供的社會價值愈高,那你所得到的報酬也就會愈高。看看亞馬遜、看看蘋果;也許你會狂妄地說你鄙視網路購物所帶來的資源浪費,也厭惡智慧型手機為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但你更不知道的是,他們確實在各種你八輩子也不理解的地方大幅推進了社會的進步且改善了人類的生活水準。

 

總結而言,你得要解決的是心態問題。無論你是受迫於現實還是因有問題的目標設定落得自我放逐的下場,你都得面對自己所處的環境、明白自己手上握有哪些牌、思考自己的目標是否實際可行以及該如何修正。還有如果沒有目標,該怎麼去設立。唯有如此,你才能一步步地奪回自己對生活的主導權。


一條總是積水的道路,會這樣永遠不是因為它生來如此,而是沒人想設法處理它。


失去主宰的生活

失去主宰的生活

ryoji-iwata-IBaVuZsJJTo-unsplash

... 「 既然你們都知道、每次只要下雨,那條道路就會淹水;那為什麼不去修一修? 」那個女人回答道:『 它本來就是這樣的。』

這邊所指的主宰,當然是自己,不是別人。

當隨著你逐漸認清兩性互動的本質後,你會瞭解到的是這世界並不存在追女生這件事情、只存在價值的展現與匹配。而我之前提過,男人的價值大部分來自於他的生活自由度,換句話說、是對自己人生的掌控程度。而當然這不單純指物質層面,你很容易可以發現到、縱使是富二代或田僑仔,要進入到一個良性的關係之中也絕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對自己的人生發展來說。

而相反地,所謂的低價值男人,其實就是呼應到本篇的主題:自己的生活失去了主宰。換言之,就是過著一個低自由度的生活。你可以想像,一個在台積電擔任副理的人年薪可能介於三百萬到四百萬之間,但若稍微觀察他的生活、家庭、以及自我,就會發現鮮少人願意過上那樣的生活 ( 除非家裡欠債,這稍後會談到 )。不過,以社會大眾的觀點來看、這樣子的社會地位應該可以非常容易地找到所謂的「另一半」( 我覺得我還是少用一點這個詞比較好,因為每次用都在反諷 ),但事實上找到的對象的確就是看中了你爭取物質的能力,而非因為你是這個人—如果只是遇到一般外界所說的 Gold digger 那還好,麻煩的是被戴了綠帽或成了接盤俠。

請別誤會。我想表明的是:你本身的價值在哪,自然就會達成什麼樣的交易。就好像你出門工作一樣:都是為了錢;所以當你在職場上要求尊嚴的時候,是很奇怪的事情—特別當你只有道德這個武器的時候。

 

何謂生活的自由度

說到自由,許多人第一時間所想到的便是財富上的意義;彷彿有了相對高的收入、或者可以花錢不眨眼就是一種自由。事實上,這因素的確和你生活的自由度有關,但僅止與「不必為了財務所苦」。也就是說,如果你是一個年薪五百萬的受薪階級,其實、你與一個年薪百萬的之間並不存在太大差別:我們得考慮彼此承擔的責任與成本。比方說,如果有小孩要養、家庭要顧、貸款要還,那麼這其實就大幅降低了所謂的自由度;反過來、其實說是被手頭上的工作給綁死也不為過。譬如,好不容易放了個假、朋友邀你一起聚一聚但你卻因為要加班而不得不拒絕—是,你連這點選擇都沒有。

但這種評價標準是相對的。

雖然金錢的確是很重要的評估標準,但並不是絕對;有家庭小孩要照顧,也不代表低自由度的表現。比方說,如果你今天正在經營自己的事業,你基於自己的理想和選擇從事了一份年收五百萬的工作,那不管你身為老闆還是受薪階級,你的自由度都會比前者那種「被迫的心態」來得高上許多這個假日你不參加朋友的邀約,是因為你選擇把時間耕耘在自己的事業之上,而不是被外界所迫,而這簡單的差別就是你生活自由度的體現。

擁有選擇會為你帶來自由,而這舉動的背後也是權力的展現。

(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有點像道家的概念。同一件事情站在不同角度或者換了不同心態就有不同的看法,事實上不是;極端地說,前者的例子是你別無選擇,後者的例子是你不管要選擇赴約與否都是可以的—你基於你自己的自由意志去做決定並承擔。)

 

太過自由 ?

相反地,有沒有太多選擇的例子?有的。比方說先前所提的富二代或田僑仔,他們可以選擇不工作—應該說他們可以選擇做任何的事情。但是,你仍會在新聞上時不時看到這些人犯蠢的例子被報導出來。為什麼?的確,他們有著近乎無限的選擇,但是他們並沒有明確的、專屬於自己的人生目標;所以無論他們選擇做什麼,都是顯得毫無意義的。吃喝玩樂也許相當爽快,但光滿足自己的動物性,是不會為你帶來真正的富足的;相反地,這也代表著你失去了自由因為你被自己的動物性給奴役住,或者說沉溺於其中。

請注意:動物性的需求並非不好的事情,有時為了滿足它、還會帶給你正面的影響與動力。但若只追求這東西,那最終只有毀滅一途。另外,我在這邊舉富二代和田僑仔的例子並不希望會加強了你對他們的刻板印象。事實上,在真實世界裡、這種階級的人付出的努力往往遠比你所想像的多;這概念和「天才比你還要十倍努力」一樣。社會上之所以要營造出富二代犯蠢、龜兔賽跑的兔子愛偷懶等形象,其實就是要告訴社會大眾不要太絕望了—你看,雖然你跟這些人存在著巨大的鴻溝,但他們都傻傻的喔!所以你還是有機會的!

事實上不是。我敢說八成—不,至少九成以上的該群體的人,日子都過得比一般人還要兢兢業業,而你若想透過努力來拉近、甚至超越這個天生造就的差距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但你就不做了嗎? )

 

萬里尋父

 為什麼你的生活會失去主宰—或者說,為什麼你的生活不是你在主宰?一般是因為兩個原因:受迫於現實因素,或者你選擇自我放逐。

現實因素很好理解,比方說、你家裡欠債,所以你只能念書念到大學畢業或者更早、就得出來工作賺錢。可想而知,在這種情況下你很難去找到一個相對高價值的工作:取代性高、給薪低等;而這連帶造成你的選擇稀少、不安定感等低價值的體現。簡單來說,屬於這領域的原因一般都屬於不可控制的範疇之內,也就是一般人會選擇怨天尤人或喊著要刷首抽 ( 事實上喊著要刷首抽的絕大部分已經過著不錯的生活,只是他們因仇富、仇天資而無處發洩 ) 的理由。因為你的生活完全被那些不可控力所主宰了,而你也難以找出屬於自己的立足點。

自我放逐就是一個比較抽象的概念。所謂自我放逐,其實就是像甘地那樣子發起不合作運動,但對象不是英國,是自己:你自己對自己發起了罷工。奇怪的是,一般在這種狀況下、如果有台機器能幫你看透他們的內心,就會發現其實他們是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的;但是他們卻選擇不去行動。原因往往是因為目標設定的太高 ( 要跟郭台銘一樣有錢才是財富自由 ),不然就是設定的目標根本不存在於現實世界 ( 不用吃苦就可以成為自己想像中的樣子 )。於是乎大腦就進入一種反正也達不到、做了也沒用的不合作狀態。不過有趣的是,其實這類人都過著不錯的生活、有著高於平均的工作和成長背景—而這也就是讓他們「不必這麼做也可以活得好」的主因,畢竟人的身體是傾向於節能的

我常強調的是,你要有目標,而且是明確可行的目標。所以真要說,我還寧願你生活失去主宰的原因是前者,而非後者。

 

下篇,我會和你談到該如何針對這兩種狀況做解決,來讓你一步一步地讓自己重新成為主宰生活的主人。沒錯,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不是非黑即白的概念;甚至在過程中,你會難以得到明確的反饋:投入的時間和收穫不成正比,又或者你的成長曲線是呈現鋸齒狀的。

你會充滿不安、不悅與不適;但這些都是在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而也都是坊間心靈成長書籍所不敢寫進去的事物。

GAME:汙名化

GAME:汙名化

jeshoots-com-fzOITuS1DIQ-unsplash

「 Game is, or should be, for the everyman. 」

熟悉我的讀者可能會認為我是反對 GAME 的,因為會覺得所謂的 GAME 一詞很 PUA;若提到 PUA,就代表著衝短期而我總是希望你能把眼光放遠。

但其實並不是這麼單純。


GAME ?

在深入討論之前,我需要替你再次釐清一次 GAME 的概念。一般人會認為,所謂的 GAME 就是在把妹的過程中會使用到招式和伎倆。比方說肢體互動、說話方式等任何能讓你在與對方進行最初期的社交互動中顯得高價值、或者是引起對方的情緒波動來讓對方「心動」的都屬於這個範疇。的確,無論是去網路上搜尋或是和對這有些認識的人聊,他們也都會這麼認為;這甚至是一種約定俗成的概念。「 該怎麼去 GAME 到這個妹?」也許是這個詞最常會被使用到的方式。

事實上,GAME 的意思就是指加入一場遊戲 ( GAME )、成為一位玩家 ( Player ) 後你所採取的任何行為;請注意:是任何行為。也就是說,無論所做的能讓你把這遊戲玩得好或不好,你都是在 GAME;只是一般人的前提都是要把遊戲玩好,所以才通常意指如何做對、改善及達到成果的層面上。

而人生就像是一場每個人都被迫強制參加的遊戲。所以 GAME 當然不單單只用於形容把妹這件事情上。在任何場合中,你所使用到、能夠讓你的人生過得更好的策略或方法,都可稱為是 GAME 的一種。

然而,許多人會對這樣子的形容感到嗤之以鼻,認為這是一種玩世不恭的心態;他們會覺得把人生視為一場遊戲很不可理喻,並且對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使用「謀略」的行為感到不齒。譬如、一個人只要行的直坐的正根本不用使用什麼謀略,光明正大、憑藉自己實力才是正道 … 最好人人都該像宋襄公那樣堅持講究仁義。

但事實上這也是一種生活策略;你可以說這種論調是五十步笑百步,又或者說他們只是想把這種自己愛用的策略放在道德最高點而已。


策略無法被評價好壞

生活中,策略無所不在。就好像 PUAs 最常在把妹時用 Neg ( 貶低對方 ) 的技巧來直接或間接地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與價值,藉以取得優勢與掌控權;在職場上也是一樣,你可以透過一些政治手腕來鞏固你在部門中的地位,藉以取得更大的權力來讓一般人無法對你造成威脅,又或者是用一些話術來分一杯他人的功勞;甚至簡單地說,一個懂普遍男性審美喜好、並善於化妝的女性比起懶於這麼做的有著更大的優勢—無論是在職場上或取得他人的芳心。

你要說這些很黑心,那麼那些搞銷售的就更是深不見底了。你可以隨便去坊間買本教你成為好業務的書、裡面記載著滿滿套路來教你如何 GAME 到你的目標客群。甚至你手上愛吃的零食餅乾、很難想像到那些製造公司究竟做了多少調味、口感實驗與測試來讓你愛不釋手;而要讓消費者感到好吃從來就不是靠什麼「美食」標準,而是基於生物對特定食感的需求與依賴性;也就是說,他們要引發那深藏於你動物性最底層的爽度—對鹽分、油脂以及口腔回饋的依賴。

 然而,平平都是策略,但社會大眾卻對其有優劣高低的評價。

先想想以下事情所給你的第一印象是好是壞:做好七個步驟讓你經營好一家公司、使用坊間所教的把妹技巧去讓女孩子對你心動、洞悉人性去達成銷售目標、購買一本能讓你花更少時間準備取得更高分數的考題重點整理書、穿著得體去參加一場社交活動 … 

可以發現到,每一個人對這些事情的評價都會有所不同。好比說,如果你是一位身陷水深火熱之中的考生,那麼讀一本精心撰寫且切中命題的參考書將會是一件你再推崇不過的事;然而學校的出題老師和教授可就不這麼認為了——因為他們可能會覺得這樣的策略玷汙了偉大的學術殿堂;而如果你是一位業務,任何能把你手上的東西用最高的金額賣出去 ( 或用最低的價格取得商品 ) 的方法將會被你奉為圭臬,但你若是身為這位業務的相反的腳色,你就會對那些方法感到噁心。

 

受益者與受害者

當然,還是要不免俗地說一下:這邊所提的策略,都是指不違法的前提下。何謂法?法從來就不完美,畢竟終究是人造的事物;但它正在進步與完善的過程中。不過縱使如此,法就是遊戲的規則,你玩遊戲當然得按照既有的規則來。然而現實世界、或許不像你手邊的棋盤遊戲那樣、會在玩家違規時給予懲罰或有裁判舉張紅牌,相反地,某些人也許會發現一些漏洞,讓他們可以有如開掛一般地體驗;但你無法譴責那些玩家—你要怪罪,只能怪罪人類的法律設的不夠完善,或者利用道德綁架、祈禱「上天」會給予這位玩家相對應的懲罰 ( 如果真的會,那要法律做什麼?)。

也就是說,只要某件事情能夠符合某部分人的利益,那麼受益者就會千方百計地將它戴上桂冠;相反,則視為糞土。所以,當你在看待 GAME 這件事情時,你不該從個人喜惡去評斷它的價值,而必須要看這個策略究竟能夠滿足什麼、是否能夠為己所用;之後才是把自己的價值觀、或者說政治光譜給放進評價裡面—雖然後者無法給你什麼實質上的幫助。

這就好像租一台跑車去釣妹子一樣、一個上鉤的妹子無法對租跑車的人譴責什麼,是,她可以說對方是騙子,但這沒有任何實質意義;同樣的,一個男人被善於化妝的女人所吸引,縱使卸妝後變成另個人,他也無法強制把詐欺的帽子戴在對方頭上。無論是前者還後者,都只能摸摸鼻子,然後想想看在知道真相後是要自己承擔起這個責任還是要認賠殺出。

然後下次你就會變得更加謹慎,從而提升自己原本看待一件事物的要求你有了更多經驗、更會依據自己的標準來判斷事情,而不再單純仰賴所謂的社會價值以及他人眼光,因為這些血淋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才是真實。

再舉個例子來說,一般人總會對在職場上搞政治的人感到不齒,認為工作不就是單純工作就好了嗎?為什麼要搞什麼政治鬥爭呢?事實上,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政治不是只有在四年一次的投票才與你有關。你當然可以選擇乖乖做好自己手頭上的工作就好,但你無法置身事外、或限制其他人不去透過政治手腕來達到他們所想要獲得的東西。這就像是線上遊戲一樣,總有些職業玩起來特別地得心應手、付出少的心力就能獲得大的收益;你可以選擇不成為他們的一員,但你並不會因此而變得比較高尚;同時你也必須承擔這個選擇後果—你不一定會得到你所想要的。

這也是為什麼 GAME 會被汙名化的原因。因為許多人選擇不去做,但又看不慣某些人因為做了而獲得比他們更多的利益。坦白說,就像一籃螃蟹一般,當有人試圖要爬出去,其他人所做的不會是幫助他,而是阻止他—因為他身旁的人都已經體制化了。

 

我並不反對 GAME,我反對的是你忽略了自己的目標。如果你的目標明確,並且瞭解該選擇的後果是什麼且願意承擔,那麼你要怎麼 GAME 我都支持你。甚至,有些 GAME 的方式完全有利於你的長期自我發展、還附帶著十足政治正確的獎賞 … 但同時,也存在著許多能不必辛苦地累積硬價值就可以獲得你所想要的方法;但是在獲得之後,你能夠持有多久?以及,這對你真正是好是壞?這些才是你所需要考慮的。畢竟所謂的 GAME,終究只是工具;自己打造輪子當然值得讚賞,但直接買一台車來開也沒什麼不好—端看你想到達哪裡。

 

約會的本質

約會的本質

rene-ranisch-lSMf7GJoDz4-unsplash

「 法亞,我很高興自己開始有了一些約會經驗;但別說後來和對方發展得怎麼樣了、我其實對每一場的約會都感到力不從心 ... 甚至不知道這對我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也不確定到底透過這些約會能否讓我和對方產生出什麼特別的化學變化。好像,約會本身這事,和對方沒什麼特別的關係 ... 」

首先先感謝一位讀者提供這次的主題,我想簡單談談約會的本質。

我常說,做一件事情永遠要考量你所要滿足的目的為何,之後才是怎麼去執行它。但很多人往往是顛倒過來做:選擇先做了再說,然後抱持著如祈福的心態般看事後會有什麼東西反饋到自己身上。若你是抱持著買彩券的心態還好,但許多人卻是早已在事前就有了過度深刻的期望,爾後因得不到預想的結果而感到憤慨。

若你是忠實的 PUA 信徒,約會的目的對你來說很可能就是以推炮為首要;而若你是詐騙集團,那就是以引導對方投資為第一優先。坦白說,就這兩者而言、從實踐的角度來看、會遠比一般社會大眾對約會的心態來得更值得讚賞與學習。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己做這件事情的核心目的為何,並且會冷靜的判斷每一項行為舉止是否正使自己朝正確的方向前進;相反地,一般人約會就抱持著佛系心態,不但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或者是看社會世俗怎麼說就怎麼做)、也將所有的決定權都交給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事物:可能是所謂的緣分,或者是感覺。

到最後,你根本不知道到底約會是在幹什麼。也許約完之後不了了之,但也許會真的被你賽到一個女朋友;但無論如何,你都不知道究竟為什麼會有這個結果落在了身上,甚至也不明白自己在這過程中到底擔任了什麼角色和憑自己意識做了什麼選擇——畢竟你早已把所有的權力都丟了出去。

 

一場不會失敗的約會?

一樣,這邊我所要談的不會是坊間所提、教你如何安排一個浪漫而完美的約會,又或者是像謎男那套能迅速讓妹子醉心於你的方法。讀過我文章的你,相信早已理解為什麼我不推崇也不建議你去對這些既短期又虛幻的東西著迷( 當然,若你的目標明確,就是要達成百人斬之類的那我可能反而會鼓勵你去學習,前提是你得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以及後果。);所以,我想告訴你的是,在一般情況下,所謂約會,到底是要達成什麼樣的目的?

開門見山的說,就是要認識對方。


「 法亞,你這樣說不是廢話嗎?我約妹子吃飯、看電影、逛街不也是這道理?我當然就是想認識對方啊。」

是也不是。


我必須說現在普遍男性對於約會有很深的誤解,會認為其本身是一件相當「慎重」的一件事情。是的,你在交友軟體上和一個妹子聊得很熱絡,你覺得你們可能挺合的來,於是你「鼓起勇氣」約了對方一起見面吃飯,對方也答應了;而你彷彿像是贏得了奧斯卡獎般高興( 好吧,也許根據你的經驗沒有到這麼誇張,不如說小學畢業領的市長獎好了 ),於是乎,你開始翻閱腦中可行的餐廳,哪一間適合約會呢?哪一間燈光美氣氛佳 … 上網看看網友的推薦,搜尋「約會空格餐廳」,查看評價 … 費勁千辛萬苦,你看中了一家餐廳,你認為這個選擇一定「不會輸」。

你也覺得看電影也是個不錯的選項。畢竟「約會看電影」聽起來是個不敗定律,常常從身旁三五好友聽來:約出來看個電影啊!彷彿這樣做是一件既符合世俗規範、又跟得上潮流的事情。但應該要看什麼電影呢?妹子也許喜歡恐怖片,可是最近似乎沒有好的選擇 … 這部評價不高,不如換個題材 … 動畫電影就算了吧,既幼稚又不浪漫 … 找個愛情電影好像又太過頭了,啊!不如這部,感覺可以營造出不錯的氣氛 … 

不然看看妹子那天有空想順便做什麼好了。也許她想去採買一些東西,我可以和她一起去;也許她喜歡爬山!好吧我也挺喜歡戶外活動的,一起做一件彼此都喜歡的事情感覺也是一個好選擇。不然,我可以物色一些適合約會的點去踏,也許可以去遊樂園( 天啊,什麼時代了 )、或者一起去玩個之前很夯的密室逃脫也不錯 … 


本末倒置

所以你究竟是來約會的,還是吃飯 / 看電影 / 踩景點?

我承認「精心」安排約會行程是很棒的一件事。就好像想為你的朋友慶生,你會考慮安排一個驚喜或者一些有趣的流程來讓對方留下一個美好回憶一樣。但,從上面的例子可以發現到,你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約會」這件事情上,而完全忽略了最重要的前提:認識對方。( 也甚至忽略了第二大的前提:讓對方認識你。

今天你們彼此或多或少對對方感到興趣,也都有意願想認識對方多一些,但你卻在這種時候把對方給忽略了。因為你擔心你沒辦法把「約會」這件事情給做好,你擔心給了對方一個「失敗的」約會體驗。而這樣的心態,諷刺的是、已經讓你真的失敗了。

什麼情況下對方會有一個「失敗的」約會體驗?那就是對方真的不想多加認識你。只想吃一家燈光美氣氛佳的餐廳 / 看一場不錯的電影 / 去完成一些該做的事情 / 體驗一些有趣的事物——而你卻沒把它做好的時候。相反地,如果對方真心對你有興趣、想瞭解你更多,那縱使你給了對方一個「失敗的約會」也無所謂,只要你在過程中能讓對方多認識你一些,那就是成功的。

想想你從小到大所交過的朋友們,特別是那些換帖的死黨;他們之所以能和你肝膽相照,是因為你安排 / 滿足了某些「交朋友」的守則嗎?不是。是因為你們熟稔對方,你們深知對方的想法,你們理解對方是怎麼樣的人、抱持著什麼樣的價值觀。而你們彼此心知肚明:結交這個人是一件值得的事情,從來就不是因為一頓飯或者一場遊戲。

當然男女朋友背後有著更大的成本考量在裡面,但這因素只會讓你明白,當你的出發點和重心放錯位置,會讓你離目標有多遠。

 

代表你的選擇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回歸原點:認識對方。最簡單的,你可以找一個乾淨舒適的咖啡廳,兩個人花點時間坐下來輕鬆地聊聊。我必須真誠地告訴你,這已經是一個接近完美的約會( 如果你是完美主義者的話 )。也許你會懷疑,甚至擔心、這樣做妹子會不會覺得你是一個膚淺的人 … 但我想你已經知道答案了。

接著,在這個前提之下、才輪到去考慮那些「你迫切想準備的事物」:找個適合一起吃飯的店家、一場電影或者能隨意走走的地方。可以從幾個角度下手:你平常就經常拜訪的餐館、你喜愛導演所拍的電影、你平常就會去散散心的地方。簡單來說,任何關於你自己的選擇,抽象地說、就是代表你個人價值觀的事物。因為,這樣子的選擇代表了你,而對方能透過其來對你有更深的認識。

如果你真的受不了也不敢這麼做,那至少,請憑你個人的判斷來決定約會的內容,而不是那些所謂社會所箝制你的「正確選項」。然而,永遠不要忘了最重要的本質:認識對方,以及提供一個讓對方認識你的機會( 但其實女孩子的社交感知非常強,你會被她們神奇的嗅覺所驚艷。所以後者雖然也遠比所謂的約會內容重要,但你其實不太需要花過多心思在上面 )。而這,就是為什麼有些約會會讓你覺得像是「無效」的。因為當你的目的錯誤、執行內容不在線上,當然徒勞無功。

你會發現,結交朋友這事沒什麼人教過你,但你卻可以自然而然地做得很好;但談到男女關係,這社會上卻充斥著大量的錯誤訊息與制約:告訴你應該怎麼做才對,你若不跟隨這些價值觀走,後果就會很慘很慘 … 這種滿足特定族群的規範讓一切都變了質。

若有機會,請去好好地認識對方。只有如此,你才會知道對方對你而言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當然,對方也有選擇的權利;她不選擇你,你只需繼續過好自己的生活,然後開放地去遭遇下一段關係。你甚至可以慶幸:不用再多花時間在錯的人身上。

 

補充

有些人是因為、以為透過精心的安排能讓他們換取到什麼,就如同在做交易一般。我都花了這麼多錢 / 心思,對方怎麼不○○。坦白說,這只不過是經糖衣包裝後的嫖妓心態。但這是另外一個危險課題,日後我會再談到。

 

再談真命天女症

再談真命天女症

xavi-cabrera-SXkLyQywpqQ-unsplash

「 ONEitis is paralysis. You cease to mature, you cease to move, you cease to be you. 」

真命天女症並不是一個什麼多稀有的怪病,反而、它比你所想的還要普遍存在於社會之中;而且有趣的是,大家也都對它有一定程度的認知。它不是一個特殊的專有名詞,甚至也不像精神分裂那樣需要正名成思覺失調之類的,社會大眾對於保留它原本直白的稱呼並沒有什麼意見。

也許是因為得病的症狀之一,就是患者會笑笑地說他沒得;而周遭的人也信了。

 

為什麼標題我會下「再談」,其實是因為你只要輕鬆地 Google 一下,就可以找到成千上萬的文章在針對這個症狀做了客觀(或看似客觀)的分析。但很可惜的是、如果你已經對兩性互動和自我成長的道理有些認識的話、就會發現有些文章的作者自己本身就有真命天女症,藍到不行;而底下的讀者回應更是看了會讓你懷疑人生。

基本上我只建議你讀 Rollo 所寫的這篇文章;而如果你英文能力較不行(我強烈建議把它培養起來),你可以讀 Morpheus 所寫的這篇( Morpheus 對這方面的專業不用多說,而他的文筆更是相當之好;我真心希望他能重出江湖,繼續更新 )。無論你先前對真命天女症的理解到哪,讀完這兩篇文章、相信都能夠對你有明顯的幫助。

 

而這裡,我想針對其中自我成長的部分多加闡述。

 

「 今天當你眼中只看得到她一個人,當你的生命中的重大決定皆是以她的存在作為考量,當你的心情受她的一言一行主宰,也就是說當你的人生是以她為中心在打轉的時候,那你就已經發病了。 」

Morpheus 這簡單粗暴的說法,想必已經觸犯並驚愕了許多人。因為,你可以發現、現今存在的「戀情」幾乎都是把這樣的相處心態當作是聖旨在執行的。而身處於其中,就會更難以理解之所以你們的關係會出現問題與爭執、你們各自的生活會愈過愈糟的底層原因,其實都是因為這份聖旨。

縱使知道也難以接受——除非你意識到自己該拔管了。

 

 你是為了什麼在前進

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工作。假設你剛畢業、一介社會新鮮人開始投入職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看似滿意的工作。

你會把你的生活、選擇、精神都投注在上面嗎?很可能不會。但有沒有人是這樣的?有。我們總是能找到那鳳毛麟角般的「工作狂」,好比說那些赫赫有名的創業家:工作就是他們的全部,他們甚至會在一些公開演講上表明自己幾乎是放棄了社交與家庭才換來今天這個地位;而他們受到了社會相當高的愛戴——雖然是因為他們「成功」了。但若沒有「成功」,反而會被冠上工作狂的負面稱呼,又或著被嘲笑說對方除了工作以外什麼也沒有。

但在兩性關係呢?一個人放棄了所有自己的想法與選擇,整個世界奠基在對方身上時,卻反而會被社會所推崇。這是為什麼?難道談戀愛這種事,這樣子做就保證每一個人都會「成功」嗎?

思考問題,永遠要回歸到最底層的動機:是否為了自己,以及是否正在逃避什麼。

你可以發現到那些所謂的成功人士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在前進。你可以說他們貪婪,成立企業就是為了賺錢;你也可以說他們高尚,打造產品就是為了解決現今社會的生活痛點。但無論你怎麼說,他們在前進的動力,其實很單純:只是為了滿足自己;而這過程中,什麼也擋不了他們。他們就像一輛直行的火車,不會因為車上乘客的叫囂而停下腳步;他們目標明確,他們承擔責任,他們持續成長。

所謂的成功,只不過是在這過程中所產生的副產品;但普羅大眾卻會只會因其而輕率地給予正面評價。不過幸好,那些人根本不會在意這些。

而這才是我所推崇的。我也希望,你能成為那樣子的人。

 

別把自己的決定權交給神秘力量

反過來看,有真命天女症的人會產生什麼樣的行為?

沒錯,這樣的人非但沒有在前進,並且無時無刻想要滿足的都是他人的需求。縱使你自己有想法,也極為容易被左右。為什麼?因為你的一切都掌握在對方手中——你害怕失去:縱使對方根本沒有這樣要求你。更糟糕的是,這種命中注定、如神秘力量般的束縛讓你覺得世間一切有了解答,因為對方就是你的靈魂伴侶、是緣分賜予了你這些,讓你覺得你該付出一切去珍惜——這聽起來既浪漫又讓人安心。於是那些困擾你的問題再也不用去想了,畢竟天已經給了你答案;而你也不用努力去變得更好,因為對方本來就該愛你現在這個樣子——無條件的。

然後你的人生就停止了。「 You cease to mature, you cease to move, you cease to be you. 」

Rollo 在文章中提到,這就像是宗教一樣;宗教給了你一切完美的解答,告訴你眾生都是如此。你不必再受苦,你只要遵守N條紀律,就可以 … 是,我不知道在提到說有後世的宗教裡那是否成立,但在一段關係之中,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種逃避、腐蝕自我的心態走下去只有一個結局而已:自我毀滅。

這情況運用在職場上也是一樣。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許多人會為了逃避成長而選擇表面上知足,但實質上放棄。而真命天女症的狀況更加奇特,因為它給了一個不讓你害怕失去的理由:你們命中注定。但實際上你卻仍然犧牲一切地在遵守紀律——因為你害怕一但做錯了對方就會離開。是啊,這個靈魂伴侶還真是很有前提。


關於真命天女症會帶給你的影響已經很清楚,但我仍想提醒你:看待問題永遠要盡可能拉高層次,或者是找到根源。的確,真命天女症非常恐怖,會毀了你。但是這世間不僅存在真命天女症而已,你該注意的是,任何事物只要會阻礙你的成長,告訴你可以不用自己承擔責任,可以不必憑自己意識做出選擇的都是、我可以肯定的說、邪門歪道——縱使它看似十分政治正確,或者又如此浪漫。

這世上不存在完美的唯一。就算有,那它也只會讓你的人生產生停滯。你該追求的是更好,而非「就是這裡」。是——你身旁的伴侶肯定不是最好,而你對她來說也是一樣,但這從來就不是你該在意的事情。


「意思是我應不斷地去追求更好的嗎?那豈不是對現在的伴侶很不負責任?」

不是的。是你該成為更好的自己,而不是拘泥於別人。只有當你把重心放在自我成長之上,你才能在面對失去的恐懼之時還可以穩當地繼續走下去。就如 Morpheus 所說:「 當我們在愛情中的忠誠是以個人的理智、偏好而做出的選擇,那才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