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ci-kellman-Jo02isHutFo-unsplash

無論是在職場打滾,還是在任何一個社會群體之中生活,你都可以觀察到在圈子之中誰是領袖,並主導著事務和整體計畫的進行。

以職場為例,你部門的主管就是這麼一個角色;他主導著事情的進展、將手上的案子分配給底下的人、評斷著考績並決定大家應得的報酬;而就算再平凡不過的非營利團體群組之中,仍會出現如「群主」之類的角色,他會帶領群裡的大家參與活動、分享他所得到的最新資訊、甚至決定該給哪些有貢獻的人員特別的好康。

所以,不管是想掙口飯吃,還是基於興趣參與了同好會,該如何和那環境中的領袖、或者說那些管你吃穿、掌握資源分配的對象好好相處,是你必須時時刻刻去思考的。

這篇文章,我將會從 Robert Greene 的著作 《The 48 Laws of Power 》中提到的第一條法則:Never outshine the master. ( 別搶走老闆的風采 ) 中所提到的概念引申出該如何和你生活中的「主人」好好相處 … 而身為我讀者的你,應該早已料到:好好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不搞政治鬥爭、替公司著想等藍藥丸般的概念有多不實際了。

許多人對「主人 ( Master ) 」這個詞感到相當感到相當不適,認為現在這個時代不該存在這種概念;他們會覺得這詞充滿著奴役的味道。而每個人都應該是「自由」的,不應該被有所箝制。特別是 Robert 在他的書中舉了許多上百年前的故事為例,更讓人覺得有些過時。所以,主人這詞若套用到現代社會的話,換上「主管」或者「老闆」一詞會更加貼切。

如前面所述,一個團體中的「主人」往往代表著那些握有資源、並負責分配的人;而這邊的「資源」代表著許多面向,可能是有形的如食物,也可能無形的如經驗或資訊。同時,接受資源的人也不代表自己像「奴隸」般別無選擇,因為你同時勢必提供了一定程度的產出 ( 通常是能幫助主人在未來獲得更多資源 ),而這就會形成了一種市場交易。只是,擁有資源的多寡、往往讓被區分出上下關係的主因。

當然,資源的多寡也是一個相對概念。譬如說,你是一位能力出色的員工,替公司持續帶來穩定的收入與成果,但你的生活仍然被你的主管所箝制著,因為是他們決定要給你多少薪水;特別當你非這工作不可之時,那你實質上就「愈奴」。不過你若辭意已決,角色便可能會反轉過來 … 在他們從市場上找到其他可以取代你的人選之前。

但有時,雖然這種自由市場的概念能夠為你帶來明確及可預測的結果 ( 讓自己變得更加不可取代、被動收入大於主動收入等等 );但若想要過得更順遂,你勢必需要一些權謀的手段來調味。

中國電視劇《三國》有許多版本,其中 2011 年的雖然被許多人所詬病,但劇中陳建斌 (曹操) 與倪大宏 (司馬懿) 的演技、以及編劇在奠基歷史上所做的一些變動仍是值得一看。

雖然曹沖是被其兄曹丕所害死,但司馬懿卻說是他自己害死了自己。因為曹沖雖然聰慧,卻非但不懂藏匿,還樂於四處嶄露;這為他帶來了必死無疑的結局。很多人以為,曹沖獲得其父曹操的厚愛,就像是有了一個大靠山可以倚賴一樣,理應安全;再者,以這例子來說,曹操不就是曹沖的主人 ( Master ) 嗎?既然獲得了主人的厚愛,那為何不能安逸?

其實,曹沖之所以被曹丕害死,正是因為他讓曹丕感到了威脅,使曹丕出了手。而曹丕雖然不是曹沖的主人,但卻是未來的掌權人選之一。

也就是說、若套用到職場之上,你所需要防衛和考量到的對象不只是有你眼前的主管。也許是你同事,也許是與你主管同級的人,甚至、有時是你主管的主管;任何涉及到權力遊戲之中的人、無論是現在式或未來式、都是你需要留心的對象。這也就是為什麼在職場上總是充斥著政治鬥爭,因為如果你只短視地注意到那些有顯而易見的「人物」,那你將會狠狠吃虧。

人說,職(商)場如戰場,但其實何處不是戰場?在世間生存,資源有限,縱使現在我們進入一個文明時代,但也只是將爭奪資源的手段給美化一點而已,那些會帶給你威脅的事物依然沒變。一臉溫柔的好大哥會因為擔心自己的王位不保而暗地裡親手毒死自己的弟弟,同心作戰的夥伴也可能為了爬上高位而讓你背上黑鍋。這些,你都得引以為戒。

而這些生存概念,對你主管來說也同樣重要。

所謂的威脅,其實就代表著不安。所以任何對當事者來說會讓他們感到不安的事物,他們都會想盡辦法去排除掉。就像是若想睡上一場好覺,也得選一個會讓你安心的地方一樣;你無法睡在一個搖搖欲墜的書架旁邊,要嘛你得把架子給修好了,要嘛乾脆換一個新的來;否則,你睡不安穩。

有些人認為在職場上有著亮麗的表現是一件好事,所以他們會努力工作,發揮自己的長才;但是他們卻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光芒是否遮掩住了自己的主管。因為倘若如此,一旦主管感受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那麼他將會對你出手。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一直感到不解,並且很快地就對所謂的職場和工作感到心寒。但讓他們心寒的原因其實不是那些「無良」的老闆,而是真實世界。

Robert Greene 在書中提到的概念:讓功。其實正是讓現在普遍大眾都難以接受的概念。也就是說,你必須適時地讓主管佔有所有你所付出的心血,把功勞歸於主管,讓主管去封官授爵,而不是堅持那些成果就是自己的、並對主管的搶奪行為感到不齒與憤怒。不只是西方、我們東方也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有了「三將讓功」的美話;只是課本說得好聽,提到那些將領是謙虛並想榮耀君王與百姓 … 實際上是若他們不讓功,將來損失的可能不只是官位而已。

很遺憾的是,當你在一段關係之中處於弱勢的一方,那麼就必須讓強勢的一方持續處於強勢,甚至必須幫助他鞏固地位。你若想反過來成為強勢的一方,那就必須得藏:藏著去累積自己的實力,藏著去投資那些有助於你強大的事物;但同時,你還必須不斷地為你的主管勞心勞力,並且盡量不去佔有過多的功績。

就像劇中的司馬懿一樣,他忍,他藏,然後等待時機。

Robert 提到了伽利略的例子。起初,伽利略就是一個得到處串門子、找贊助者來支持他生活與研究的食客。後來,他認為不能再這樣下去,所以他鎖定了在眾多貴族之中特別有權勢的一個 ( 麥第奇家族 ),而他得找一個特別的方式來實現這一點;畢竟如果只是和以往一樣用一些科學發展的名義去要求金主斗內,那肯定是行不通的。

於是乎,在他在發現木星的四顆衛星時,他選擇、與其將這發現作為另一個一般的科學研究成果、不如大作文章,把這發現和麥第奇家族的發展史給巧合般地湊在一起、將其寫成一段佳話並大肆宣揚。搞到最後,原本一件頂多只會讓學界感到高興和伽利略自己出名的事情,變成了一件讓麥第奇家族享譽天下的奇聞。

最後麥第奇家族讓伽利略不但不愁吃穿,還在哲學界、數學界享有超凡的地位。

在當時,麥第奇家族甚至還不是伽利略的「主人」,只不過是伽利略眾多贊助者之一。但他卻透過這方法完成了這筆他想要的交易。你可以設想,倘若今天故事的發展顛倒過來:伽利略本來就是隸屬於麥第奇家族底下的「食客」,而當他將研究成果均歸因於自己、並且光芒完全遮蔽了麥第奇家族的話,那他往後的生活還能好過嗎?今天麥第奇家族投資你,是因為希望對科學、藝術等領域給予幫助,你不順手榮耀我們就算了、還利用我的資源來抬舉自己,那是否抬舉到了某一天,你也會建立起自己的家族名聲?那可想而知,縱使如伽利略這般聰明,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Master ( 主人 ) 也好,位高權重者也好。這概念就像是在一場交易之中所代表的「甲方」。你必須清楚瞭解在這談判的過程中該如何去順利滿足雙方都想要的事物。而這事物並非只侷限於實體而已,包括「安全感」也是一大買賣。所以、同樣的事情、如果今天你所遇到的主管能力的確沒有這麼強,甚至還特別沒安全感 ( 比方說,看到能幹的下屬就擔心自己會被取代 ),那麼你就特別需要去做一些能夠讓他安心的事情,而不單單只是「不居功」那麼簡單。

這些手段與武器,都是你欲完成這場交易的必要元素,否則在現實世界裡,交易失敗後往往不是只有「取消訂單」就能了事。而最常被錯用的,就是搶奪了他人的光芒、或者說、讓對方感到威脅 … 更糟糕的,是甚至覺得這樣做無所謂,本來那些功勞與光環就是自己應得的,那麼只會讓你更深陷泥沼。

至於當所謂的甲方身上已經沒有什麼你所要的資源,或者他的權力已經被架空之時,那麼,就是你嶄露鋒芒的時刻了。

Similar Posts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